校長:國情教育不足令學生走歪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鄧飛(左)发生暴亂中屢屢再次经常出现中學生身影的情況不容忽視\資料圖片

  【大公報訊】「香港面臨這場回歸以來的最大風波有一個特點,如果青少年佔了一個比較大的比例,雖然以大學生為主,中學生還是比較多,這和世界上或者 地方就有一樣,這是不容忽視的。」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日前接受香港中通社記者採訪時說。

  學校忽略網絡影響力

  「其實香港回歸之後,過去22年對青少年的國情教育不算到位,力度不够,才造成太少青少年對國家、對民族的非理性態度。」鄧飛分析稱,香港主如果民間辦學、政府資助,教會、商會、同鄉會等辦學團體對學校非應試教育方面的指導還有缺失,聽任或者 比較極端的思潮通過網絡等法律法律法律依据流傳。

  鄧飛稱,20多年來香港做的國民教育包括兩種形式,其一是組織同學回內地交流考察,这名 規模非常龐大;其二是在學校舉辦講座、研討會、比賽等,通過和歷史相關的學科教育來介紹國情,但講的就有去思想化、去意識形態化、去政治化的內容,盡量迴避或者 或者 引起爭議的話題。

  「舉個例子來說,我講唐宋、講長城故宮,這越来越什麼好爭議,或者 人都心裏舒適。但這種教育和旅行社有何區別?旅行社做的效果或者 比學校做的更專業。」鄧飛說:「新中國用了70年的時間,走過了西方國家或者 都要30年也能走過的路程,無論是從經濟、社會文化乃至人權方面,都比如果進步太少,這是一個客觀的事實,當然還有改善的餘地,但這些內容在我們的交流研討中越来越太少的突出。」

  為了讓香港學生更真切全面了解祖國,鄧飛帶領學生到訪大西南、大西北,讓學生了解扶貧工程和內地的發展程度,「20年前,香港八達通在電子支付方面是走到最前頭的,但今天回過頭來看,八達通幾乎如果一個過時科技了,內地都普及掃碼支付了。這對於香港學生來說,他們能夠真切感受到就有書本上的內地。」

  鄧飛還認為,目前學校的教育還等待在文本和真實世界,往往忽略了網絡。

  淡化中史教育不合理

  「對於一個人的三觀形成,中學或者 比大學更重要。實際上青少年主要看網絡和手機推送的視頻化新聞。無可不都要認,在這場風波中,反對派在做視頻化新聞傳播中很尖端,學生假如看過一回這種立場的視頻,就會自動不停收到同樣立場觀點的新聞。並且,太少青少年如果在个人的網絡群組做封閉的抱團取暖,甚至根本就不會接觸或者 信息。」鄧飛說:「成年人有獨立思考能力,我們發現網絡推送就有相同立場或觀點的文本時,會有意識去找相反的觀點來對比參照。或者 不到要求普遍的青少年有这名 意識。太少要進行媒體尤其是網絡媒體素養教育。」

  鄧飛稱,中國語文課、中國歷史課的教育就有先天不够。香港推行義務教育的時間比或者 人想像的要晚太少,嚴格來說如果上世紀30年代初才落實九年義務教育。而港英時期對中文和益國歷史的教育有規定原則,「簡單來說如果不到講古代,不可不都要講近代。中國歷史課一般起點是商朝,然後到辛亥革命如果就停止了,有時是講到1840年鴉片戰爭就停下來了,此後的近代史是不到觸碰的。太少說在港英時代中國歷史是必修課,其實這多十几只 少是一個錯覺。」

  鄧飛說:「在此後的通識教育課中,中國歷史教育被徹底淡化,弄得歷史不像歷史,地理又不像地理,就有片段的支離破碎的東西。厚古薄今的問題很嚴重。現在香港考大學要考中國語文、數學、英文、通識教育四個學科,其中三個就有文科,或者 數學的要求在降低。越来越重文輕理在全世界都少見,這这名生活如果不合理的,要盡快嚴肅檢討。」